这个博客已经过去了很久……

不过,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找到我

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碎碎念 > 拒绝平庸 > 正文
书生意气?学而优则仕?央视《看见》两位北大猪贩的不平凡人生
2013年04月23日 拒绝平庸 ⁄ 共 8733字 等你评论

中央电视台《看见》栏目2013年4月22日播出《北大屠夫》,以下为节目实录: 

看见20130422期

《北大屠夫》文稿

【解说】

陆步轩恐怕是中国最著名的屠夫。一九八五年陕西省长安县,高考文科状元,考入北大中文系,后来在街头卖猪剁肉为生。

【纪实】

记者:你觉得北大四年,给你的影响是什么?

陆步轩:这个我暂时不好说。

记者:那你自己希望自己,以后能做什么?

陆步轩:现在我不敢说,命运基本上,不掌握在我手里。

记者:如果说你一直在这边卖肉,那你会不会觉得很难过?

陆步轩:那也没什么难过的,我本来就是卖肉的。

【纪实】

陆步轩:我是给咱们学校,给母校抹了黑。

【演播室】

北大毕业生,曾经的文科状元,在后来的小县城里面当了屠夫。拖鞋、短裤、当街卖肉,多年后他被请回北大向学生做演讲,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我给母校丢了脸,抹了黑。这句话一出,引起了强烈地舆论反弹,很多人批评说卖肉不丢脸,你这么想、这么说才丢脸。倡导职业平等和尊严的批评之声很必要也很正常,只不过如果一个人在演讲时,说出的是他真实的人生感受。那么恐怕简单地批评,也很难平复这二十多年来的人生滋味。今天节目当中,我们专访两位“北大屠夫”,听他们讲述复杂的人生况味和曾经的苦苦挣扎。

【解说】

2013年,毕业二十四年之后,陆步轩受到邀请回到母校北大演讲,一开口就说:“我是给咱们学校,给母校抹了黑、丢了脸的人。”

【解说】

这句话激起了相当大的不满。在网络上,很多人反驳陆步轩说卖肉并不丢脸,这么说才给北大丢脸。这引发了激烈的网络讨论。

【采访】

柴静:说自己是因为做这个职业,在给北大丢人、抹黑,这是怎么回事?

陆步轩:以前到北大去演讲的都是很风光的人。我是一个小人物,觉得跟人家还有差距,所以说一些谦虚的话,也没有贬低我自己或者北大的意思。只要是凭自己勤劳致富,我觉得都是很光荣的。

柴静:那你为什么不能站在北大的演讲台上公开地说,我就为我的这个职业而觉得光荣和自豪?

陆步轩:我也很少演讲,到那种场合我也有点紧张。

柴静:反对你的声音是觉得说,你贬低了卖猪肉这个行业的尊严。你好像把劳动者,分成了某些等级。

陆步轩:受过高等教育,尤其是北大这种高等教育,来从事这种大家看来比较低级的工作,就是反差比较大。

柴静:您说的是大家看来比较低级?

陆步轩:社会的看法。我看法有很大程度受社会看法的影响。

【解说】

北大校长许智宏,当天在场表达,北大毕业生卖猪肉并没有什么不好。从事细微工作,并不影响这个人有崇高的理想。但这个话,当年的陆步轩并不信服。

【采访】

柴静:他一直在各种场合都说,北大可以出政治家、科学家、卖猪肉的,都是一样的。他这个话没有说服你吗?

陆步轩:好多人都认为这是自嘲的行为。你们北大出了个卖猪肉的,没法说了,自嘲呢。

柴静:比如在我看来,他这个话的意思是想表达职业的平等。

陆步轩:但是在不同人听起来,意思就不同了。

柴静:你是不是对这个职业角色还是有一种自卑感?

陆步轩:应该说有点,说完全没有那是骗人的。

【解说】

实际上,从2003年他被新闻媒体报道开始,这样的争议就从来没有停过。在书中他曾经直接地对另一种声音作出过回应,说那些励志的漂亮话说起来并无意义。因为当屠夫,并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,一个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一样可以做,当一个人在年轻时代花了多年时间接受专业训练之后,再去杀猪卖肉,对知识和智力都是一种浪费。他甚至在书里写,如果认为北大学生卖肉完全正常的话,为什么不在北大开设屠夫系,内设屠宰专业、拔毛专业、剔皮剁骨专业,那样卖起肉来岂不更专业?

日志分页: 1 2 3 4 5 6

友荐云推荐
×